内容位置: > 新闻综合 >

疯狂的“公媳”情仇

一夫一妻制符合人类本性吗?2014春夏新款纯手工镂空勾花蝙蝠针织衫泡豆角的做法,泡豆角怎么做Word文档中插入CAD文件的实现方法人生准则(下集)

游泳动画教程20种PS技术,帮你更好处理图片,绝对值得收藏鍖呭瓙楗哄瓙鍋氭硶·鍚嶅帹绁栦紶涓囧勾绉樼瑘【清一色宽900精美绝伦风景大图30幅】33【晚秋絮语】秋韵清蒸鱼(视频)《金刚经》唱诵专辑80后男女经营爱情的九条标准女人找男人那些事2014年家装材料明细表军事新闻2011-9-5人生哲思录警惕肝癌不典型症状煲汤做法大全【心灵手巧】年年有鱼[教你手编小金鱼]每天按摩两穴位,去除头痛、失眠、眼疲劳鏃т腑鍥藉洓澶х編濂冲湡鍖竴鐢熼兘瀵屾湁浼犲鑹插僵战略地位上升,管理责任下移引爆责任感文化【悠扬笛曲】35首手机棋牌游戏产品经理如何入行?阴宅风水图片欣赏如何激发初中学生的写作兴趣Photoshop曲线调色运用详解姜岚昕《卖产品不如卖感觉》怎样在Word2010文档中为图片重新着色

【权威发布】系列之三【玩转微信公众平台之三】基本操作拆字与做人,很有意思怎样在Word2010文档中为图片重新着色

你的位置:首页>>人间百态>>本页

疯狂的“公媳”情仇

文/松 贵

这是一个看似离奇,甚至有些荒诞的故事,但决不是天方夜谭,而是一起实实在在的家庭悲剧。

她,原是他的媳妇,后是他的情人。

他,原是她的公爹,又是奸夫。

然而,就是这种扭曲的灵魂与畸型变态的性爱在相互撞击之后,迸发出的是仇恨之火,结成的是罪恶之果。

她,被他残忍地杀害了。而他,服毒自杀未果。

这是1992年3月19日下午发生在苏北盐城市A县的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8月30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公判大会,宣判杀人凶犯陈玉桂死刑,立即执行。

罪行昭昭,法网恢恢。年过半百的陈玉桂瞪着一双死鱼般的眼睛,在绝望和恐惧中归了黄泉。但是,他恣意妄行,肆情暴虐的黑色人生轨迹。却不能在人们记忆中抹去,留下一串警醒的思索……

一、当初,还是少女的她,在嫌贫爱富心理的驱使下,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这个家里。

她叫吴善芳,去年25岁,出生于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她虽是家中最小的女孩,但也不得不经常帮父母下地干活。她羡慕有钱的人家,向往富裕的生活。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邻村的陈爱兰家很富有。小陈父亲叫陈玉桂,是拖拉机驾驶员,搞个体运输。陈家的种种装饰,丰盛的饮食和主人财大气粗的谈吐,无一不深深地吸引着她。

因此,她到陈家更勤了。日子一长,陈家把她视若家人。不知何故,陈玉桂对吴善芳的到来特别热情,平时相见总要没话搭话套近乎。外出回来,也常常带点小礼物给她,一瓶化妆品、一个小玩偶、一方丝巾等,尽量讨她喜欢。吴善芳此时尽管不是陈家的人,但陈玉桂对她的关照已超过对自己的女儿。这一切对吴善芳来讲,真有点受宠若惊。可时间一长,也就习以为常了。

吴善芳在陈玉桂的授意下,住到陈家来了。陈玉桂是以未过门媳妇的名义为她入户的,陈玉桂的儿子陈爱平比吴善芳大两岁。

从此,吴善芳成了这个家中的正式成员,与陈玉桂朝夕相处,陈玉桂对她更加关心备至,经常利用出车的机会把她带出去游玩兜风。对他们的关系,陈玉桂女儿愤愤不平:“自从吴善芳进了我家,爸爸的心里再也没有我们了。”

二、“公公”既作非分之想,涉世未深而又情窦初开的“媳妇”又苟且了荒唐事。于是,儿子的位置被父亲取而代之。这一对“公媳”越陷越深。

自从吴善芳进入陈家以后,陈家不仅在人员的组成结构上产生了变化,而且相互间在感情上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首先是妻子对陈玉桂的所作所为从看不惯到反感,导致夫妻感情不和,而且日趋恶化,最后发展到敌对状态。其次,由于陈玉桂对吴产生偏爱,因而对女儿动辄打骂,并经常将她赶出家门,父女隔阂日深。至于陈玉桂对儿子虽不能说有多大的矛盾,但态度上总热乎不起来。再说,陈玉桂从内心也不愿意与儿子把关系搞得太僵。一来他跑运输需要儿子帮着一起干;二来有儿子在身边也有理由留住吴善芳。

在家中,陈玉桂对吴善芳在生活上的体贴、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这正好与陈玉桂对家中其他人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照。吴善芳对陈玉桂充满感激之情,并悄然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在她的眼里,陈玉桂不再是她的什么“公爹”,而是她心爱的人,对他时常做出亲昵的举止。此时,在陈玉桂的心中也同样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整日心烦意乱。虽然明知吴善芳与他是两代人,居然也生出非分之想来,天天进出同一门坎,那终日晃动在面前的倩影,就像摇曳在嘴边的一串葡萄令他欲罢不忍。几次失眠以后,他终于横下一条心:不管怎样,也要实现欲望。

终于,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全家人都到邻村看电影去了。陈玉桂因出车回来晚,独自一人炒了几个菜饮起酒来。不一会,吴善芳从电影场赶回来取东西,“您回来啦,我来家里拿……”看到灯光下酒意醺醺,油光满面的陈玉桂,吴善芳放慢脚步,略带羞怯,话语轻轻。

“善芳,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什么。”陈玉桂说着,忙不迭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金灿灿的项链。“这是我花了1000块钱给你买的,我想你一定很喜欢。来,我给你戴上。”随即陈玉桂一把将吴善芳拉到胸前,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一边吻她一边说:“我爱你,爱得快发疯了。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一辈子同我在一起……”

情窦初开的吴善芳,听着耳边滚烫的话语,春心也荡漾起来,痴痴迷迷地仿佛进入了梦境。她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任凭他一个劲地亲吻,抚摸……

就这样,这对“公媳”冲破了人伦的樊篱。他们开始了一种奇异、荒唐、可怕的“公媳”之“恋”。

说不清多少个明月当空的夜晚,每一次他们做过荒唐事后,他总是笑着给她一些钱,并表示自己不会变心。

陈玉桂的风流韵事,总瞒不过妻子的眼睛。但是,家丑怕外扬,为了维持这个家,规劝丈夫,她说尽了好话。女儿也在他面前跪下,希望他能回心转意。但妻子的忠告,女儿的眼泪都未能拉回陈玉桂那颗已经癫狂的心。家庭关系日趋恶化,整日不是争吵,就是打闹。终于,陈玉桂提出离婚,妻子无奈地同意了。不久,她就搬出了这个家。

对于家中所发生的一切,儿子陈爱平仍被蒙在鼓里,因为他常年在外,很少回家。后来尽管左邻右舍风言风语地议论,他只当说的是笑话,并不当一回事。

然而,吴善芳怀孕了。为了不使事情出现难堪的局面,在陈玉桂的操持下,吴善芳与陈爱平草草成了婚。婚后不久,吴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陈小勇。由于在这期间,陈爱平与吴善芳也曾偷吃过禁果,因此孩子的过早出世,他也没当一回事。

妻子离婚后,不久女儿也出嫁了,家中只剩下陈玉桂和“小夫妻俩”。陈玉桂住东房间,“小夫妻俩”住西房间,相安无事。

199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陈爱平为一个食品厂送货,要出车去外地,吃过晚饭就匆匆忙忙出门了。刚走不远,因天下雨又返回。当他到家时,正碰上父亲和自己的妻子在行苟且之欢。陈爱平目睹自己的妻子被父亲占有的情景,想到邻居们的闲话,不禁怒火中烧。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陈玉桂反而无所谓,他耸了耸肩,对儿子说:“我看你们干脆离婚算了。”

“你……”陈爱平怒目圆睁,气得说不出话来,两行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老实厚道,迟钝木讷的陈爱平,亲眼见到父亲和自己的妻子干这种事,无法容忍。虽然愤怒之极,但不敢拿父亲怎么样。但他把气都出在妻子身上了,从此,吴善芳身上便常常多了红肿或青瘀的伤痕。而且父子之间恶言相向并发生恶战,出现双方头破血流的事。

于是,陈玉桂要取而代替儿子的念头与日俱增。他指使吴善芳尽快同陈爱平离婚,同他结为夫妻。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撕破了伪装,赤膊上阵。他亲自出面请人为吴善芳写离婚诉状,三天两头跑镇法庭找人帮忙,最后连诉讼费都是他帮着代交的。通过陈玉桂的一番活动,终于如愿以偿,吴善芳和陈爱平离婚了,儿子愤然离去。

为了畸形的爱,陈玉桂妻离子散在所不惜,其疯狂程度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三、在这个家中,当彻底排除“异己”之后,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时,所谓的爱也不会结出好果。

儿子离家后,他们这一对“公媳”就这样同居了,俨然成了一对情深意笃的“夫妻”。

不久,陈玉桂发觉吴善芳在与自己相处时,脸上常常无意间流露出一种忧郁的神情,不由暗自担心和他的女儿一样年轻的吴善芳会变心。

于是,他经常带她到镇里,到县城,看录像、逛商店、坐馆子、买时髦衣服,从街头书摊上选购她喜爱看的谈情说爱、情场风波等书刊,还专门陪她到江南观光游玩。一段时间里,这样的活动成了他们生活的主题。为了取得吴善芳的欢心,陈玉桂费尽心机,使出浑身解数,然而还是好景不常。

因为过去他们在一起偷情,毕竟是暗渡陈仓,虽然乡邻们说长道短,可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现在妻离子散,一切借以遮盖的伪装都不复存在了,他们赤裸裸地将“公媳”关系变为“夫妻”关系,乡亲们的各种指责和议论像潮水一般涌来,吴善芳的身心无法承受。特别是当她兴致勃勃地领着陈玉桂去家中拜见自己的父母时,迎接他们的却是劈头盖脸的拳头和恶狠狠的臭骂,并被毫不客气地轰出了门。在吴善芳父母看来,女儿和女婿离婚又嫁给五十几岁的亲家公,做个“填房”夫人,真是大逆不道,丢尽了祖宗八辈子的脸。

望着怒不可遏的父母,吴善芳无言相对,只是默默地流淌着泪水。此时,不知是她那泯灭的良知被唤醒,还是扭曲的心灵得到了震撼,伦理、道德开始了复苏……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通过一段时间非同寻常的痛苦之后,她断然下了决心,向陈玉桂提出中断关系。

“怎么,分手?开什么玩笑!咱俩都好到这种地步了,我才不信呢!”陈玉桂根本没有把吴善芳的话当一回事,不以为然。

她开始“变”心了,她从陈玉桂的身边走开了,而且变得十分的“绝情”。为了避开陈玉桂的纠缠,她东躲西藏,有时住在亲戚家,有时住在娘家,这里三天,那里两天地躲避陈玉桂的追踪。

吴善芳走后,陈玉桂茶饭不思,神情恍惚,像丢了魂一样,他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一种妻离子散、人财两空的凄凉感觉袭上心头……突然,他双拳紧握,恶狠狠地从牙缝挤出一句:“等着吧,我要报复!不叫我好受,她也别想好受!”他像疯了似地直奔吴善芳的娘家,要吴善芳跟他一起回去,并动手砸坏了吴家的桌椅门窗。还扬言:“谁要跟我过不去,我要叫他一家子死在我手里。”直到派出所民警赶来,他才悻悻离去。

四、为了找回失去的那本不属于他的那份情爱,他选择了一条通向地狱的罪恶之路……

吴善芳一去不复返,自己直落得孤身一人,在村里丢尽了脸。陈玉桂越想越气,1992年3月9日下午,他给吴善芳写了最后一封信,信中写道:“既然你这样无情,也别怪我无义了。”并约吴于3月11日上午10时在村外的一个桥头上见而,协商事情的解决办法。在信的末尾他威胁说,他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信托人送出后,却是石沉大海。吴善芳既不给予答复,又不露面,陈玉桂绝望了,万念俱灰。他决定走一条路,一条通向地狱之路。他买回一瓶“敌杀死”农药和一把宰羊刀准备在杀死吴善芳后,自己服毒自杀。

3月19日下午,陈探知吴善芳在一个朋友家帮助干农活,遂到田里找到了她,在遭到吴的拒绝后,他发疯似地赶回家中,取出准备好的农药和宰羊刀,来到吴回娘家必经之路的路边等候,伺机下手。下午5时许,当吴善芳骑车经过时,陈玉桂冲上前去二话没说,一把将吴从车上拉下,一边从裤袋里掏出了宰羊刀。

“救命!”吴善芳什么都明白了,她奋力反抗着。

陈玉桂急了眼,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连连挥刀。刹时,鲜血四处喷溅。吴善芳的胸部、背上被刺三刀,当即倒地,气绝身亡。陈玉桂扔掉凶器,拿出药水瓶,脖子一仰农药全部下了肚。他没跑几步,便倒下了……

陈玉桂经抢救脱险,但最终死于法律的枪口之下。

责任编辑:王冠清

(


剑桥商务英语(BEC)应该选择哪个版本?嗯 感觉还是要与时俱进,既然改了的话 应该是有所对应的,还是第三版的吧。当然,第二版的你可以借着别人考过的书参考一下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