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位置: > 新闻综合 >

寻租财政补贴

缇庡浗涓藉コ鎯呮劅浼︾悊鐢靛奖銆愰瓟鍝堢淮鐨勬湀浜€?【佛教音画】千年的梵音转帖:清理冰箱的小妙招~美丽的影视新人夏馨雨怎么能把在做的事情变成自己喜欢的?

多彩的人生C盘快满了怎么办?漂亮的包包(94)【淡品美女13002】寻找那一抹性感解除EXCEL工作表的保护(解除密码)原来睡觉也能养生,我睡觉养生的点点滴滴在一个铁圈上套一个小球给铁圈一个初速度请研究此铁圈的运动情况?中国化学家发明环保“喷水打印机”赵元年画作精选(下)2013纪录片《江南味道》(8集全)【西厢记】莺莺和张生,不只是因为爱情求有限元分析软件dynaform的教程?[转载]人生的民间妙语(图曲一)【转载】纯洁如玉视频:01《仓央嘉措心史》音诗画朗诵音乐会【第一篇章】故乡的回望公文档案管理对话孔庆东:学者如何体现“人间情怀”值得深思哦!多精辟的金玉良言啦!!(428)浜虹敓涓嶈繃濡傛(澶辫惤鐨勫績)一批法律法规3月1日起实施2015.02.我与你,穷其一生倒影年华,许你一世温柔守护三煞方位的活变男人的酒,女人的泪!写的太好了!转了!2014求人办事的技巧【胡萝卜的9款不同做法合集】顶级厨师第二季:第十九集菜谱推荐

有声小说一口气读完日本史播音:姜龙全集餐饮准备工作急诊夜班的22条铁律?顶级厨师第二季:第十九集菜谱推荐

   新大地上市审核终止,广东财政厅副厅长危金峰被查,两者之间有一条官员与商人套取财政补贴的寻租链
6月18日,时任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危金峰上午还在办公室,下午就被带走。
财新《新世纪》 记者 贺信 田林
 

  在政府各项财政支出中,用以补贴企业的专项资金常为各方觊觎。利用拨款权力,从中渔利,正是广东财政厅副厅长危金峰案发之由。据广东纪检监察网6月18日发布的消息,危金峰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接受组织调查。

  财新记者多方求证获知,事情来得十分突然,当天上午危金峰还在办公室,下午就被带走。其案发源于实名举报,举报信提供的信息非常准确。目前能够确认的是,危金峰的房产即在十处以上。一同接受调查的还包括危的岳母、妻子及妻妹。此后又有地方财政官员和收获财政补贴的商人纳入调查范围。

  由涉案人物身份观察,案情轮廓已大致清晰:掌握拨款权的官员为用款企业打好招呼,官员家属则出面接受利益。揭开这一秘密的是一家名为广东新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大地)。今年4月12日公布的新大地招股书中,危金峰的岳母曾云香赫然在股东之列。由于案件还在查办阶段,官方尚未披露详细案情。

  7月中旬,中国证监会决定,终止对新大地IPO(首次公开募股)审核。证监系统官员向财新记者透露称,新大地退出IPO,主要症结为财政补贴经不起复查。

  财新记者调查发现,新大地正是一个官员和企业合作,腾挪财政资金获利的样本。不过,新大地只是危金峰案中最公开的一部分,或许不过是其腐败行为中最小的一部分。

  危金峰曾在其所著的一篇论文中写道:专项资金分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权力过度集中为设租、寻租提供了温床。但说一套做一套是官场窠臼,危金峰为此增加了一个注脚。

黄运江与新大地

  新大地油茶产业园位于广东梅州市平远县,距离市区大约半个小时车程。产业园有一个取自金庸小说《天龙八部》的名字——曼陀山庄。新大地老板黄运江正如书中人物一样背景深厚。

  2007年12月,曼陀山庄挂牌之时可谓盛况空前。新大地官网显示,当天党政军领导均有代表人物出席。时任平远县县委书记的肖文浩在讲话中说,希望新大地将油茶产业园建成集油茶种植、生产加工、科研科普、名贵茶花培育和旅游观光于一体的综合性园区。这一天恐怕是新大地董事长黄运江人生中最得意的一天。

  现年49岁的黄运江,1984年从华南农业大学毕业分配到平远县林业局工作,此后升迁至当地乡镇领导职务。

  在与油茶结缘之前,黄运江的人生颇为不顺。仕途方面,当地流传甚广的一个说法称,他在一次职位竞争中被对手揭发违纪问题,落败后即辞职下海。而经商之初,他先是供职于一家后来成功上市的民营企业,却因一次交通意外而离开。

  2002年4月,独自创业的黄运江掘得其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他在梅州市区买下一块地皮,之后开发为取名“聚文苑”的房地产项目。而今“聚文苑”一层为商铺,最大的门面房由新大地用于陈列和销售茶油产品;二层为新大地办公用房。

  曾经多次接触黄运江的本地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二层曾被用于梅州老干部书画活动的用房。这是黄运江聪明之处,经营人脉是重中之重。

  两年后,新大地的前身、梅州新大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茶油是其主打产业。华南农大的校友资源对其颇有助力,创业初期首批技术支持均来自母校。当时的公司股东只有黄运江的妻子凌梅兰,以及由黄运江实际控制的梅州市三鑫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不过100万元。到当年年底,公司迅速增资至1000万元,并变更为现名。

  当时的新大地远没有一家拟上市公司的样子。同期曾在梅州下属县担任过县委书记的一位官员回忆说:每年年初八,即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市委市政府领导都会带队到每个县参观考察。每次到平远,都要看新大地,那时候也就几个工棚,一个混凝土构造的工厂。

  有农业技术专家曾经提醒过黄运江,做油茶不能急功近利。油茶是小乔木,从生长到结果期至少五年,而从结果到盛产期至少八年,而且一个油茶果里只有几颗油茶籽,一亩地的产油量最多不超过六斤。亩产几十斤的理想情况不易实现。此外油茶对土壤的要求很高,不是随便哪座荒山就能耕耘好。更重要的是,大面积种植油茶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力成本也很高。

  虽然官方近年来给予黄运江各种褒奖,但黄运江的实际作为却招致微词。一位与黄运江合作过的人士认为他太过浮躁,“是一个云里雾里不着边际的人,擅长交际,却并不实在”。

  事后来看,黄运江经营油茶产业并谋求上市,颇有走捷径的嫌疑。

招股书“泄密”关系

  新大地在招股书中称,该公司自2004年成立至今的八年间,无论是在专业技术,产品品质还是在产业链完整度方面,都具有行业领先优势。老板黄运江身兼董事长、总经理,获得过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当选过广东省政协委员,又是梅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某种程度上,这份招股书可以视为新大地和黄运江的成功回顾史。

  平远县自称“中国油茶之乡”,当地官员提供给财新记者的一份材料显示,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平远县油茶种植面积就达到20万亩。该县在1976年被列入全省26个油茶生产重点县之一,1983年列为全省9个重点油茶生产基地县之一。新大地无疑是当地产业龙头企业。

  助力新大地发展,当地人通常谈起两位本地官员。其一是曾经担任梅州市副市长、后在该市政协主席职位上退休的何万真。

  2012年8月2日,何万真答复财新记者称,新大地开办之初,市委领导推荐其帮助企业,概因他曾于上个世纪70年代搞过油茶科研。他声明,退休后他利用新大地平台向全市乃至全省推广油茶产业,但他从不过问公司经营情况,亦“没有不可透露的信息”。

  另一位本地官员是前任平远县委书记、后调任河源市中级法院担任院长的肖文浩。新大地在其县委书记任内,即2009年进入“创业板”上市培育期。肖文浩在2010年初的一次讲话中四次提到“新大地”,并称要重点支持新大地通过创业板上市,鼓励新大地等中小企业超常规发展。

  黄运江真正的实力背景,来自于危金峰。现年50岁的危金峰正是广东平远人,1978年2月参加工作,在平远县中学当了六年教师。此后危金峰于1984年到共青团梅州市委任办事员,开始仕途。不过,危金峰与黄运江的关系比较隐秘,参与过新大地初期创业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梅州老乡聚会的时候偶尔提到二人之间有关联,却又语焉不详。

  接近当地官场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危金峰“落马”之后,黄运江已被带走调查。有证监系统官员称,“新大地相关人士被抓,利益关系已明显”。

  新大地的股权变更资料中显示,2008年6月2日,新大地召开股东会,决议增加北京安信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凌洪、肖文伟、黄文光、曾云香、丘福金、林健飞等七名新股东。

  差不多又过了两个月,新大地由有限公司改制为股份公司,具备申请上市资格。这一变化标志着新大地进入拟上市的孵化期。

  新大地的审核会计师赵合宇,同时还是北京安信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大昂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的法定代表人。这已违反《会计法》禁止兼职执业和持股等相关条款的规定。未经官方证实的消息称,新大地上市申请被证监会终止审查后,赵合宇已经出境。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注协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七位新股东当中,还有两位身份特殊者。经财新记者采访核实,今年72岁的曾云香是危金峰的岳母。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肖文伟即为肖文浩的弟弟。

  已经调任河源中院院长的肖文浩对亲属关系予以确认,但是他向财新记者声明:这是肖文伟个人行为,投资与他本人无关,他事先也并不知情。危案发生后,他并没有像外界传言那样接受了调查。

  经过几轮增资扩股后,肖文伟持有63.46万股、占股1.67%,曾云香持有38万股、占股1%。

  财新记者调查得知,危金峰案发后,其本人及岳母均被广东省纪委带走。此外涉案遭到调查的还有危金峰的妻子饶小芸,她案发前在省纪委工作;危金峰的妻妹饶小香,供职于广东省经信委工业园区处;平远县副县长赖彬洪,曾经主管财政工作。

  曾云香因年龄过大被解除羁押,而危金峰和饶家姐妹等人尚在接受调查当中。官方目前没有正式通报案件细节。

财政资金涌入

  新大地从2008年开始谋划上市,正契合国家产业政策方向。2009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国家林业局共同颁发了《全国油茶产业发展规划(2009-2020年)》。这一规划提出一个在一些油茶专家看起来不切实际的目标:至2020年,要使中国油茶林基地面积达到7000万亩以上,比规划出台当年的面积,多出2500万亩。

  “油茶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种的”,一位油茶专家说,从炼油角度看,油茶实际上更适合小规模的精耕细作。这位专家曾到各地考察,发现真正在做油茶生产的地方都是规模非常小的作坊式生产。上一定规模的,则不少存在造假骗取财政资金的嫌疑。

  新农业时下其情形恰似当年新能源产业聚集了各种社会资源,而今甚至有公司专门做这方面的项目规划包装。

  无论如何,黄运江碰到了好时机。深度挖掘油茶产业价值的技术成为理所当然的由头,而拥有了危金峰的背景,更让其搭上了获得财政专项资金的便车。

  1997年至2008年期间,危金峰在广东省财政厅先后任农业处主任科员、国资局评估处副处长、农业处副处长、企业处处长、工贸发展处处长、厅党组成员和副巡视员。一位熟悉新农业项目运作的广东省一家大型国企工作人员认为,凭借危金峰的资历,只要与经办科员打声招呼即可。

  所谓财政专项资金,是转移支付的一种形式。关注财政问题的经济学家早有共识,这种形式带有计划经济色彩,它由领导人拍板决定,因而很难避免主观任意性,而且会鼓励请款单位非规范行为,以及拨款单位的腐败活动。就连危金峰在中山大学完成的工商管理硕士论文,亦对这一认识表示认同。

  从2009年至2011年,新大地获得各类来自政府财政的专项补贴资金2584.55万元。这些补贴名目众多,数额大小不等,最大的一笔是连续三年的韩江上游油茶产业带项目补助,总计约79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财政部从2008年起拿出65亿元,专项用于财政支持现代农业发展。梅州市多次向省财政厅提出申请和要求,请求上级财政部门加大支持梅州现代农业发展的力度。多方确定以韩江上游油茶茶叶产业带项目作为上报争取项目。

  这笔钱共有5700万元,其中2700万元来自中央财政,另外3000万元来自广东省。而在项目实施第一年,新大地就获得了500万元财政支持。

  另外一部分政府支持体现为财政贴息,这笔钱主要来自市县两级财政。第三部分是各种税收减免,例如新大地头顶高新技术企业称号,企业所得税减按15%征收。

  此外,新大地还对地方财政形成多笔借款,如平远县和梅州市财政局在2009至2011年三年中,总计借给新大地1300万元,名目是“预借上市费用”。

  比较而言,最诱人的蛋糕非政府专项资金莫属。上述广东国企人员向财新记者透露一套运行多年的潜规则:对私人企业而言,老板有两件任务要完成。

  其一是想办法体现企业的科技含量,这项工作通常通过与高校等科研机构合作,通过科研成果产出来完成。

  其二是和财政厅进行沟通,对方要事先告知正在筹备的项目,企业再根据项目设计整套申请资料。

  上述广东国企人员介绍,专项资金按照立项来拨付,“只要立项递上去,上面批了,钱就下来。而且,项目资金一般都分两到三期。只要第一期给了,后续的二期三期都很容易得到。”

  对此,广东省财政厅对此不予置评。该厅工作人员表示,案件尚在纪委查办阶段,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支农资金腾挪密道

  就国家对新农业产业的扶持,圈内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高高地举起,轻轻地放下”。只要有技术创新或者深度挖掘价值的可能,就不惜重金拨入,而在资金监管上又因行业特殊性及专业性面临诸多难题,从项目申报到审批以及验收各个环节都有寻租的空间。

  财政官员和企业高管之间的交易早已不是个别现象。来自财政部门的人士分析说,上级确定拨款数量,下级负责项目设计,这种现象被戏称为“相互钓鱼”。掌握话事权的官员从项目资金中抽取回扣,额度可在30%以上,参与分成的有时候还包括科研院所。接近黄运江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新大地还有大量政府支持资金与广东省“异地开发”政策有关。

  所谓异地开发,通俗地讲,是指用地指标在珠三角发达地区和省内欠发达地区相互调剂,以保耕地红线。例如发达地市某个建设项目占用了耕地,就在欠发达地区新开对等耕地,相关费用通过转移支付形式拨付给欠发达地区。这部分资金并未在新大地招股书中以对应科目显示,是否转而以其他名目计入账册,新大地对此不予置评。

  真正用到项目上的资金金额,也是围绕新大地的诸多疑问之一,这位人士还透露说。

  据他观察,新大地在部分土地上种植的油茶无法满足工业化生产要求,可是只要种上一定数量植株,即便后期任其自然生长,即可成功应付各种浮光掠影的检查。

  这类现场活动与其说是检查,不如说是参观考察,省领导多次造访,又使当地党委政府把新大地推上经验交流的明星地位。2011年,梅州市财政局向新大地拨付15万元,名目就叫做“油茶现场会参观点经费”。

  此外,项目验收审计是一个难点。广州市人大财经委一位委员告诉财新记者,从她参与评审的项目看,上述方式的操作在农业项目里非常普遍。因为农作物和工程项目不一样,需要一定生长周期才能确定初步结果,同时农作物产量往往因气候变化等因素存在不确定性,无法确凿的统计出真实种植面积的合理产量区间。两年前,一位农业专家曾由黄运江亲自带领参观展示园区以外的茶园。由于管理不善或者无人管理,“野草长得都比油茶高”,该专家说。

  至于其他专家为何对这一现象视而不见,圈内人对于专家作用的解读,可以窥探其中玄机。

  一位具有项目申报经验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不少专家都具有双重身份。第一重身份是显性的,即参与认证申请项目的专业技术;另一重身份是隐性的,他们或是验收小组成员,或与验收小组成员具有师承关系,而专项资金尾款必须经由验收专家小组成员集体签字后才会支付。

  一位农业专家感叹,一旦专家组和官商结合变成小集团,一个项目是上是下就取决于他们的意愿,而非取决于项目本身,“现在很离谱的现象是,有些项目支持经费过于庞大,而有的实际有效的项目根本没法拿到资金”。

  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每一个环节都有动力促成交易。不计幕后私利,仅从“公心”来说,对政府和官员而言,明星企业上项目,是可资宣传的政绩,成功踏足资本市场,也能成为未来的税源;对科研院所和专家而言,他们有义务帮助企业申报财政支持,企业获得的资金和技术,往往是他们年终总结中的重要段落。

  黄运江有自己的抱负,又在各方势力推动下渐行渐远。参与过新大地创业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黄运江曾经向他抱怨,来自财政的资金既要打点技术专家,也要招待本地官员,还常常要以高规格接待上级领导。

  “他说自己捞不到太多好处,但是上了这条路,不做又不行,国家给的钱,至少一半到了私人腰包,他也很无奈。”这位人士回忆说。█


母亲节里思母亲【情感美文】 2012-05-12 10:06:16| 分类: 情感美文 | 标签:情感美图文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母亲节里思母亲 文/许青松 编辑/天空思雨 又是一个母亲节到了,这也使我又一次更加思念母亲,思念母爱。 母

(太阳嘟嘟书馆编辑)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